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27-Jan-08, 00:48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3123 Reads)

葉一知


雖說這個世界有始便往往有終,但聽到博益結業,還是感到非常驚訝。很多bloggers都愛看書,必然喝過博益的「奶水」,這兩天也紛紛討論和悼念。

我不常看流行書,但也看過博益出版的小說。村上春樹是年青時的至愛,他的書都由博益出版,也是我買最多博益書的時候,當時還覺得葉蕙譯得比賴明珠好。今日回想,可能只是《挪威的森林》太好看,才有這種偏見。

博益歷年名家輩出,如很多人說,是很多夢想成為作家的理想國。從去年書展的人潮來看,我是從來沒有想過博益會結業的。據說,博益沒有蝕錢,只是南華早報集團不想再搞下去。

 

2007年,因為blog的風氣,書也出多了,再加上投資等工具書,出版業看起來很蓬勃。但說到創作方面的書刊(相信也是博益的主脈),明顯萎縮。原因,我想到三個。首先是媒體多元化,時代變得太快,今天人人都在巴士地鐵打機,我們還拿著一本書努力在讀,實在很像原始人。

但我相信,讀者還是有的,而且一直享受閱讀的樂趣。可是有讀者,卻沒有作者,這不純粹是作者的能力問題,而是整個社會都在打壓創意,創作也就不斷萎縮。我認為社會對創作的包容由十年前開始不斷倒退,更多創作人感到氣餒,索性不創作了。這是創作空間窒息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發行問題。就算作者有膽有心去創作,也未必過得了發行一關。聯合物流發行網擁有直屬的三聯、中華和商務書店,佔了香港七成的書局,只要他們不想出,總可找到一個理由拒絕你,情況就如《曾大帥屎片醫生回憶錄》被拒發行一樣。

說起來,香港的出版業突然像黃昏工業,人人都撤退了,我這類傻人竟然還在搞出版!換個角度來看,出版業還不致於死亡,但出的都是工具書,香港最後會變成一個沒有創作的城市。

因為博益不傾向放售版權,很多書將成絕版書,實在非常可惜,作者的一番心血也付諸流水。站在商業角度看,這是肥水不流別人田,但既然南華早報集團也不在意出版這盤小生意,何不在臨終時,把一身深厚功力傳予其他人,為出版業做最後的貢獻呢?



題外話。今天《蘋果日報》報道這則新聞時,訪問了玄學「作」家麥玲玲小姐。她說:「我都預測咗鼠年出版業唔掂,家未過年就應驗。」

這是一句很有哲學意味的說話:預測在明年發生的事,今年就已經發生,叫不叫應驗?

其實,我也懂一點術數,我預測咗鼠年股市會在兩日跌三千幾點,家未過年就應驗。我又預測鼠年股市會在兩日升三千幾點,家未過年就應驗。

是我靈驗還是麥玲玲靈驗?大家記住她的「預測」,看看鼠年的出版業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