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1-Jan-06, 02:51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歌影視娛樂 | (6734 Reads)

葉一知 

《布達佩斯之戀》(Gloomy Sunday)是齣令人一看難忘的電影——難忘的曲調、難忘的劇情、難忘的結局,還有難亡的一張芙蓉臉。

Picture

電影談的是三角關係。餐廳老闆與女主角Ilona走在一起三年,這時餐廳新聘用的一個琴師,也愛上了老闆娘。琴師為Ilona作了一曲Gloomy Sunday,其驚世脫俗不單感動Ilona,更風行世界。Ilona同時愛上兩個男人,幾經嫉妒掙扎,最後三人竟然和平地維持了這個關係三年之久。

三人行相安無事,問題是故事初一個愛上Ilona的德國青年。他曾向她求婚,卻給她拒絕。三年後青年成為納粹德國的上校,回到布達佩斯……(Ilona中譯伊蓮娜,發音是”e lon na,很愛這個獨特的發音,故用英文稱之)

在今日如香港的中國人社會,這個題材不易討好也難於討論。社會一方面崇尚反智,理性討論就老土論;另一方面只用道德一把尺,把所有問題歸納到一個百搭總結:總之xxx就唔啱,侵佔道德高地,不容理性討論。中國文化重道德批判,相關詞語又多又重。《布達佩斯之戀》這樣的故事,惹來最典型的批評將會是:女主角水性楊花、淫娃蕩婦;兩個男的互戴綠帽,色迷心竅;三人同樣不知廉恥。

但只要細心判別,這些道德判詞又是一攻即破。如果Ilona只是個淫婦,為甚麼面對德國青年的挑逗時,不論是在他當了上校前還是後,Ilona同樣拒絕,「堅貞地」忠於兩個男人?只有她為了救情郎時,才逼於與上校上床。如果Ilona不深愛那兩個男人,何必拒絕一個德軍上校的色誘,卻又為救情郎接受了上校的「誘姦」?

兩個男的是色迷心竅、不知廉恥,又說得通嗎?一家高級餐廳的老闆要找女人難嗎?琴師更不消說,他的一曲Gloomy Sunday早已傳遍世界,還愁沒有女人嗎?到他們各自走上自己的結局,最記掛的還是Ilona。相反,德國上校多年念念不忘Ilona,即使已結婚生子,還要千方百計得到Ilona,最後又自毀諾言。他的動物原始性本能,正反襯出兩個男主角的堅愛。

《布達佩斯之戀》同時挑戰男權主義,令整個故事的哲學意味更高。如果這是一男二女的故事,結局便容易接受。中國人早就推崇三妻四妾,香港的娶妾傳統也是由英國廢除的。一個中國女人即使如《紅樓夢》的王熙鳳那樣狠惡攻心,也不是要接受一個小妾平兒嗎?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又可不可以像Ilona,同時選擇兩個心愛她的男人?

陳可辛的《如果愛》同樣說一個兩男一女的愛情故事,但也只能歸到「到頭一場空」的典型結局,因為三人同行的結局太刺激觀眾,而任何一個男主角成功了,也給觀眾動輒施以道德壓力,惹來誰對誰錯的爭論。問題是,愛情當中有對錯嗎?

《如果愛》說的是愛自己,因而不容他人介入,寧願一拍兩散,也不願獨自傷心成全他人。《布達佩斯之戀》說的是愛別人,由愛情本質的愛自己昇華到愛他人,愛得把自己的榮辱拋掉,愛得把對方的對方也包容下來。一如《雙城記》的結局,愛得可以為情敵而上斷頭台,方是「愛人」而非「愛己」。

縱使《布》的三人行是對是錯還有待探討,但至少觸及了一個哲學層次,嘗試探討一個未有答案卻是人生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如果愛》不敢再進一步,反過來想這個問題,層次低了。但這不是陳可辛的錯,每個人都有其自身和文化的侷限。

說到底,兩套戲都在問:究竟一個人可不可以同時愛兩個人?或者我們還是覺得一夫一妻制會為社會帶來和諧,但那是婚姻制度而非愛情,在愛情的世界裏,是否甚麼都符合「一加一等於二」、「非此即彼」等等邏輯呢?

《布達佩斯之戀》的女主角亮麗而有氣質,令人一見鍾情。更好是那道如魔咒的Gloomy Sunday(按此下載試聽版)。這首曲並非子虛烏有。1935年,兩個匈牙利音樂家寫了一首樂曲,樂韻很憂鬱,許多人聽了之後自殺。樂曲配上東歐匈牙利的藍鬱,勾起你無數回憶。電影結局頗為出人意表。

如此好戲,全香港竟然只有影藝可以看到。一知是百老匯電影中心的捧場客,這次逼於首度光顧影藝,才發現座位相當不舒服。難道這就是為了看好戲的代價?還是陶傑說得對:「這樣的電影怎會排在灣仔北的一家小戲院?殖民地時代,應該是聖誕新年的百萬票房之戲,這才是真正的香港之恥。」(2005122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