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5-Dec-12, 21:34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歌影視娛樂 | (89652 Reads)

葉一知

很久沒有看過一套戲,有寫感受的衝動(本文有很多劇透,慎讀)。

「少年pi」是一套解讀層次很豐富的電影。我選擇的,是相信和宗教的解讀。

事實上,相信和宗教貫穿了整套電影。主角Pi自小酷愛宗教,是回教、印度教和基督教的三教信徒,吃飯前要祈禱三次。後來在爸爸的安排下,Pi看到老虎活生生把一隻羊拖入籠內吃掉,認識了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對宗教便減少了興趣,以他的說法,是「世界不再有趣」。

Pi的家人開動物園,但因為官方收地,要連同動物移居加拿大再經營。很不幸,Pi遇到海難,家人全都罹難,救生艇上只剩下他,一隻受傷的斑馬,一隻猩猩,一隻土狼,和一隻老虎。

 

首先,土狼為了求生,咬死了斑馬,繼而咬死猩猩,最後卻是老虎咬死了土狼,艇上就只剩下Pi和老虎。這是大自然最殘酷、最沒宗教性的現實——弱肉強食的森林定律。

森林定律一直沒有離開過人類,簡言之,人類從來沒有擺脫過獸性,這很快在Pi身上應驗。當他耗盡艇上的乾糧後,餓極了,一直茹素的他,只好跟老虎一樣,吃起肉來,迫於殺生,把海上的大魚砸死,不單餵飽自己,也餵飽老虎。

佛家說,眾生平等,殺生影響業修,影響輪迴。但人類去到如此絕境時,只顧業修卻生存不了,那該怎麼辦呢?要脫離六道輪迴之苦,或輪迴到較好的人道或天道,便要積業,但如果輪迴為一頭老虎,掠殺卻是自然而然的天性,何來業修?那真是「唯有業隨身」。這一點,想不通。

Pi獨自漂流時,遇到大風暴。惡雨急風下,露出了風眼,透出一度暖和的光芒,繼之而來就是閃電。這一幕,象徵了神威,當Pi臣服於神威下,滿心歡喜以為見到了神,卻發現已化敵為友的老虎受驚。他很憤怒,咆吼質問上天,究竟想他怎樣,他的犧牲已夠大了,他犧牲了全家人,犧牲了一切,只剩下視之為朋友的老虎,他不想連牠也犧牲掉。

我認為這種神威很有基督宗教的影子,是舊約那個動不動就發怒的耶和華,威嚴十足,而且愛對人類作試煉。Pi的反應也一如有宗教信仰的人般,遇到莫大的慘劇,便會質問一切為了甚麼——我每天茹素還不夠麼?我犧牲還不夠麼?為何上天這樣待我?

別忘了Pi是個印度少年,印度教對他影響也深。雖然印度教是多神教,但最主要的還是那三個神:梵天,毗濕奴和濕婆。梵天負責創世,創世後可說是隱居;毗濕奴是守護神,負責維護;大自在天濕婆則是毀滅之神,主管轉化(先毀滅再創造)。Pi口中常念及的,就是守護神毗濕奴,但最多印度教敬拜的,是濕婆。信徒並不認為毀滅是件壞事,因為在這個信仰裏,毀滅的另一個意義就是重生和再造的機會。

說來,這又有點像基督教的三位一體,創世那個天主像梵天,動怒呼喚洪水滅世的耶和華像濕婆,而為人類贖罪的耶穌便像毗濕奴。所以,究竟那個象徵意義是基督宗教還是印度教?電影最終會告訴你,這不重要。

Pi後來和老虎斷水斷糧,奄奄一息,幸好小艇漂到一個奇怪的小島。島上全是狐獴,有淡水有食物,人和虎都暫時得救。但這確是個奇怪小島,晚上淡水會變酸,把逃不掉的動物腐蝕掉,是一個不宜久居的「食人島」。

這一個設定,便有很豐富的解讀。現實裏,很多人就像曾留落島上的人,只要死不了,便不願再冒險,不再逃生,不再有所追求,寧願沒有意義地偷生下去。基督徒或會認為,這象徵神的試煉,這個島是一個誘惑,正如Pi所言,孤島日間給你所有需要的,晚上卻奪回一切,人要通過試煉才能到主的那邊。如果用印度教來看,島上的變化是濕婆之能,毀滅已有的才能產生轉化,令整個島自給自足下去。

最後,Pi帶着老虎逃出孤島,成功了,人虎分離。他向兩名日本調查員(沉船是日本公司的,他們要調查導致沉船的原因)敘述自己與老虎漂流二百多天的故事。但兩名日本人不相信,因為「香蕉不會浮在水面」(故事其中一幕)。Pi只好講述另一個故事:船上幾隻動物,換成幾個人,發生了打鬥和謀殺,最後死剩一個人,就是Pi——這才是世人願意相信的「事實」。

他把兩個故事都告訴了一個作家,然後問:「兩個故事都無法得知沉船的真正原因,那麼你比較喜歡哪一個故事?」

故事說到此,便咀嚼出味道來。究竟人和老虎在海上共度二百多天是真實,還是幾個生還者互相撕殺是真實?或者換一個問法,究竟pi是將四隻動物的真相,以人類互鬥作隱喻欺騙人,還是人類互鬥才是真相,pi卻以四隻動物做隱喻欺騙自己和他人呢?哪個版本是另一版本的隱喻?莊生曉夢迷蝴蝶,這就問到深處。

作家想了想,說喜歡「老虎」那一個。Pi回答:「恭喜你,那你是跟隨上帝了。」

宗教論述離不開神話,而神話本就是一連串的隱喻,也是無法證明的,堅持證明哪個隱喻才是正確版本,是無助理解生命的緣由,正如你相信Pi的哪一個版本,也無法找出沉船的原因。

但我們有選擇相信的力量:人類互鬥會令人容易相信,因為那一如森林定律般,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到你不相信;人和老虎那個版本,則是宗教寓言——銘銘中自有神的指引,那個神是誰並不重要,最重要你選擇相信這個版本,你便有了宗教,超脫了獸性,超脫了森林定律,跟隨了神(泛指而非特定某一個神)。

結論是:宗教爭拗是多餘的,四隻動物還是可以換其他東西,例如不同的神話。如果你看過《鋼之鍊金術師FA》,應記得最終那個「神」這樣說:有人叫我神,有人叫我真理,有人叫我宇宙,有人叫我全……「神」本就是不可名物。

電影中有一幕,是老虎在茫茫大海上凝望美麗的夜空,望得出神。Pi在想,老虎這時在想甚麼呢?我們都知道,老虎的智慧有限,連人類都有很多事不明白,老虎更不會明白。就像老虎天性是獵肉為食一樣,這個先天限制不可能改變。如此,我們自當也明白到,神學是層次太高的問題,我們可能窮一生、窮幾千年都無法完全理解那是甚麼一回事。就像Pi和老虎呆望浩翰的大自然和宇宙星空,怔怔出神,這一刻,人和獸的無知完全等同。

但說到底,人類是需要宗教的,面對不可測不可擋的大自然,最自大的人也要低頭懺悔。如果想通宗教都只是「神」的不同隱喻,甚麼宗教其實已不重要,最重要是相信,因為人類是無法探究出「神級」的真相——電影中人類連沉船的真相也探究不出。我們只好選擇相信,相信人與老虎的故事,那麼才有望超脫弱肉強食的森林定律,令人生更為圓滿。

或者,電影創作在事前都不可能這樣精細去分析每一節的意義,才去拍攝,我的解讀未必是創作者的原意,但我喜歡相信以上的解讀,因為那更接近上帝!

李安,真的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