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2-Jul-12, 00:47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86820 Reads)

葉一知


近年,不少人辱罵阻礙示威者的警察為「警犬」。我一直不用這種字眼,因為很明顯,警察只是接order做嘢,而紀律部隊最重要是紀律,自由意志是比一般市民少的,至少在執勤時不能有。

今天過後,我對此多了一些看法。

先說是日七一大遊行。據官方數字有四十萬人。參與多年七一遊行,我認為人數必定超逾三十萬。我在邊寧頓街圓形天橋插入,到五點,我仍然在SOGO。期間,很多市民不斷叫開路,而以零三七一的經驗來看,不開路,今日的遊行恐怕要午夜才能完結。我不明白警方或政府高層在想甚麼,如果不放線,這個人頭湧湧的畫面就會持續很久很久,歷史就會記住「2012年七一大遊行在晚上十一時結束」這一段話。

後來警方多開一條行車線(看新聞應是遊行人士突破的,但不肯定),我也加入了這條路。但到了馬獅道,大批警員組成人牆,再次阻礙遊行人士前進。這時我看到前方的巴士在後退,我猜,警方想清除了巴士才讓人潮前行。

但人潮毫不知情,阻礙迅即形成衝突。當時,數十警員築成人牆,但人潮是成千上萬,流水不斷。此時民憤開始爆發,很多人大叫「開路」,在前頭的遊行人士也向前推,我看見那幾十個警察,在半分鐘內後退半條街,人牆也給推散了。

我完全不明白為何警方要這樣做。七一遊行並非第一次,遊行的並不是你平時面對的示威常客。很多人並不是慣於肢體衝撞的人,我們只是行使上街表達不滿的權利,是《基本法》保障的權利,為何我們遭受如此對待?警方的強硬做法,對付幾十人的衝擊當然冇問題,但面對成千上萬的人潮,警員只像洪水下的螻蟻,怎樣擋得住?除非你們是解放軍,可以向人民開槍那樣沒有人性吧!後來,民陣糾察呼籲大家冷靜,待警方調走巴士後,便會開放八條行車線。

回來看新聞,才知道警方已在多處失守,防線接連被突破。

零三七一,我對警員的專業處理表示感謝和尊敬,因為那一年你會感到警察是克盡己任令整個遊行暢順,但一二七一,警察的處理方法彷彿完全變了!

警察需要維持一定的威嚴,才能執法,但這種威嚴是有前設的,就是要得到市民的信任。殖民地後期到回歸前期,警察建立了一個良好形象,令市民信任,才會尊重其威嚴。但如果形象徹底破壞了,當人民不再信任警察,而認為他們只是極權的幫兇,這種威嚴必然失效,人民不再尊重警察,結局就是衝突和暴亂。

很不幸,這個形象不斷打破,已到了臨界點。單是昨天,上午一個記者大聲問胡錦濤有關六四的看法,警察竟然可以拉記者去問話,一個警長回應時還語帶輕蔑;到下午,警察可以對學民思潮的中學生施放強力版胡椒噴霧,而這批學生根本沒有任何衝擊動作。到今天,一班不是示威常客的七一遊行人士,也遭到警方阻礙,卻不因應人數眾多而改變措施,開放行車線方便疏道人群;到遊行完結,竟然說人數只有六萬五——任何今日到過現場也不會相信的數字,然後把責任歸於「街站太多」……如果這種種做法持續下去,必然會把香港推向暴動邊緣。

到這一刻,我仍然不想用「警犬」去形容警察,正如我開首說的,紀律部隊就是紀律部隊。如果真的要用警犬,我覺得只應用來形容一個警察,一個上台後要整支警隊做朝庭鷹犬、討好當權者的警察。

 

P.S. 我漏了一點, 補充番: 就像前兩日無記記者陳嘉欣被兩名青年阻撓採訪, 明知兩名青年不是對的, 但你仍然有快意, 因為他們針對的明顯是CCTVB. 當一個惡霸給人無理毆打, 你明知無理毆打的人不對, 你仍然心裏竊喜. 同理, 當警察成為朝庭鷹犬, 明知突破防線可能犯法, 無理侮罵警員是不對, 大家仍然會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