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12-Apr-12, 14:46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89476 Reads)

葉一知


Agnes b向香港人提供只有簡體字和英文的餐牌,連日來爆發有關正體簡體之爭論。抽點時間,試將以下問題逐一分析討論。

1.    只有英文餐牌的餐廳,為何你不去嘈?

很不幸,當今的國際語言是英文,而香港向以國際城市自居。國際城市自然吸引外來人士,而無論任何國籍,內心多不願意,也得承認英文是國際語言。

重要的是,只提供英文餐牌的餐廳,其實非常之少,而且全屬高級餐廳,其顧客對象就鎖定為懂英文的「國際人士」。

如果,一家餐廳提供的餐牌只有韓文、日文、西班牙文等,反對或許有點意思,但其實沒有道理,因為這些餐廳很多時旨在保留地道特色,甚至以僑居本地的顧客為服務對象。餐廳自有這個自由去選擇主要服務對象,如果顧客不滿意,只好不光顧。

2.    Agnes B只有簡體沒正體有何問題?

如果,Agnes B銷定顧客是遊客,不招呼香港人,其實你都咬佢唔食。問題是,那明明是一家國際連鎖餐廳,服務對象肯定包括香港人,那麼為何只有簡體字餐牌呢?情況就好像,香港人入到這家餐廳,裏面每一個人都只對你說普通話,你會否感到相當奇怪?

在日本、歐洲等國家,很多時連英文餐牌也沒有,其他遊客不敢吭聲。法國算是很高傲了,遊客區某些餐廳會提供英文餐牌,但絕不會刪去法文。一心做遊客生意的餐廳,一般備有另一種語言的餐牌,但我不會光顧,因為那一定不是地道好味的餐廳。

其實,大部分內地人都懂得看正體中文。不過,如果餐廳為應付因為諸如智力、文化心理等因素而無法看懂正體字的遊客,另備獨立簡體餐牌給他們,是不會有任何爭議,這也是慣常對待遊客的習慣。又或者,Agnes B發個聲明,表示餐廳只做非港人生意,那麼一切好辦。

可是,如果香港人仍然是主要客源,只有簡體沒有正體,為何有人會覺得沒有問題呢?

3.    簡化字暗示內地民眾智商低

參考劉天賜先生4月11日在《信報》的文章,中國歷史上出現的簡化字史如下:

簡體字是一種符號,歷史上將漢字「簡化」的人是秦始皇,他令李斯將大篆簡化統一文字成小篆。較為大規模的簡化漢字乃洪秀全的太平天國開始。此時大量採用了民間流行的異體及簡化字,以便利沒受正式教育的一般人民,故不考慮造字的六書原則,亦不理文字與文化關係,這是洪秀全短見及愚昧的革命方式,很明顯是與傳統對着幹!以求下層響應,卒之全盤失敗告終。

民國初年,錢玄同等亦提出過《減省漢字筆畫的提議》,民國教育部亦籌備推行,也曾正式公布《第一批簡體字表》(一九三五年)。一九三六年行政院又命令暫緩推行。直至中共掌權,一九五〇年開始研究採用簡體字,謂之改革,毛澤東親自加入意見,至一九五六年法定簡體字的地位,全國推行(惟元老們都寫繁體字)。文化大革命十年,簡體字亦被革命,有些「文革字」不按照簡化原則,胡亂改動,也不統一,當時寫繁體可被列為反革命!惟有香港及台灣仍用,也是我們的生活習慣。


簡體字的出現,是中共對中華文化最大摧殘之一。從以上資料可看到,銳意執行簡化的,都是極權暴君。簡體字出現的目的,一如所有中共最初的口號,都很偉大,其中一點有人相信至今,就是中國太多農民,太多文盲,所以要「掃盲」,所以推行簡體字,以提高國民教育質素。

這可是奇怪的邏輯。在過往幾千年中國歷史中,字體當然改變了很多,但卻沒有出現多少次像中共般強制全國執行簡體字。即使是秦始皇這樣做,也是因為在他之前中國從未如此大一統,各國字體皆不相同,才想到要統一文字,這一點比較易理解。但自此後,官方字體變化不大,但中國文化卻曾經如此燦爛過。那麼,何以中共一上台,便帶頭認為中國人天生弱智,學了幾千年的正體字會學不來,一定要由非常聰明的共產黨人(如毛澤東)設計一套簡化字讓蠢人學習呢?這不是帶頭歧視中國人嗎?寫到這裏,我又不得不佩服奧威爾——《動物農莊》裏面,不就是一眾動物太蠢,最後要由最聰明的豬去領導,為動物謀求幸福,一切只好由牠去設計和決定了。

Well,我就跟隨中央路線,當簡體字可以補足蠢人的不足。可是,中共推行簡體字後,由1950年代到1980年代,中國人的國力如何?教育水平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最愚昩最瘋狂的事都在這幾十年發生。同時,使用正體字的香港和台灣,並不見任何衰落,反之成了亞洲四小龍,市民的教育水平越來越高。如果你還堅持中國使用簡體字可以提升國民教育水平,你其實間接承認一個事實:香港人和台灣人的智商普遍比中共治下的大陸人高。Well,如果你堅持,我是樂於接受這個事實的。

4.    簡化字還合時嗎?

可是,大部分內地人其實都懂看正體字,顯示出相當正常的智商,只是一直被迫視為弱智而已。如果正體字不難看懂,那麼簡體字另一個好處是:書寫時節省時間。

無可否認,任何語文都有簡化版。到外國的討論區看看,會發現他們大量使用簡化英文。在書寫時使用簡化,向來是民眾智慧,但這類簡化字不會變成官方字樣。

如果簡化字的最大功能只剩下提高書寫效率,那麼這種東西也是時候摒棄了。今天我們是使用電子書寫的時代,我們都是打字多過寫字。如果以拼音輸入而言,正體簡體的速度並無二致;即使是正簡轉換,按個掣,程式便能解決,毫無困難。

既然這已是電子世代,正體字也不難學懂,為何還要堅持公開使用簡體字?

5.    反簡體不是香港人而是中國人身份認同

有人將這件事,簡化為「香港人自高自大排斥內地人」。我多次申明,我不排斥內地人,所以我不用「蝗蟲」稱呼他們,但我會鄙視任何顯露那種缺德、霸道、暴發的行為,即使是任何國籍(只是碰巧擁有這些行為的多是內地人而已)。

但維護正體字,絕非香港人自視而看不起內地人,而是任何愛護中國文化(嚴格來說是1949年前的中國文化)者都應該捍衛正體字。為甚麼一個只有六十年的政權,可以如此霸道,硬要改轅易轍,將五千年的中文文化摧毀?當某些人一味把這件事視為中港矛盾,有沒有撫心自問,其實接受簡體字,才是「賣國」?

總結:堅持捍衛正體字

歸納上述討論可得出以下三個事實:

(1)    簡體字是認定內地人智商低的政策,而且夾硬將正體字視為「繁」,令人有難學的感覺,但只要比較使用正體和簡體的地方,以及其過去數十年的成就,便知道「正體字很難學」毫無道理。
(2)    隨着數碼化發展,我們的文書處理是以電腦輸入多於手寫。民眾向來有自行簡化字體方便手寫的習慣,毋須官方硬性執行。而所有官方文件均由電腦打印,中文輸入的效率取決於輸入法而非字體,故今時今日更無理由要公開使用簡體字。
(3)    回復正體字,能將斷裂的中華文化再度連接,是愛護中華文化的表現,而非某些敷淺評論所指是大香港主義。

這就是為何堅決捍衛正體字、反對簡體字的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