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2-Apr-12, 23:06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91840 Reads)

葉一知


今天通識卷一,出了一條「冷門題目」,問及政黨政治。其實,高考時常出政黨問題,不過大家都覺得考評局不會「玩大」,所以各方貼來貼去都是福島核危機,沒有甚麼人貼政黨問題。

這條問題出得好,因為這次通識一如既往,沒有迴避敏感的政治問題。我早已說,通識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學生討論政治、民主、自由、法治等課題,沒有通識,這些課題是沒有容身之處,但既然我們覺得核心價值如此重要,為甚麼反對通識?為甚麼不讓學生多一個機會去認識這些核心價值?

問題是,我們這個社會有給予學生一個自由表達意見的土壤嗎?當傳媒訪問學生如何答這一題時,很多學生表示「取態中立」(其實我不明白這一條如何取態中立),然後就有人走出來說通識是洗腦教育,是培養事事中立的牆頭草。但問題究竟是出於通識,還是我們的學校、老師和社會?當考評局多次表示,評卷不是看立場,但就有很多老師自我審查,教時避開敏感議題,學生也是「醒目仔」,永遠取態中立。這究竟是通識可悲,還是這個社會可悲?正如基本法保障了新聞自由,明明沒有人威脅你,很多傳媒一早已自行審查,這還不是這個社會的可悲嗎?

我覺得這條題目出得好,因為也可以打破洗腦式的通識教學。先談談這一條題目。

Picture

 

題(a)問,香港人對本港政治組織有什麼看法。這一題的重點包括(為求解說以下會答得較詳細,實際答案不須如此,學生勿怕):

(1)    四成人認為,沒有一個政治組織能代表或保障香港人的利益
(2)    加上「不知道」的12%,即認為政治組織能代表或保障香港人的利益,連五成也沒有。
(3)    有21%人認為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自由黨)可代表或保障他們的利益,但有27%人認為泛民(公民黨、民主黨、職工盟、社民連、人民力量)能代表或保障他們的利益。認為泛民能代表或保障香港人利益的人,比認為建制派的多。
(4)    在立法會表現方面,對民建聯不滿意比滿意多10%(47% VS 37%),相反,對公民黨滿意就比不滿意多9%(其他自行比較)

我知道,不少學校在教授政治時相當偏頗,例如,一味捧建制派,不斷指泛民反中亂港,破壞社會和諧。但這樣你們對得住要考試的學生嗎?在回答以上問題時,你能堅持你們信奉的建制派可以代表香港人利益嗎?某些推論可以各有己見,但基於事實的推論你可以推翻嗎?教這一條時,老師能違反「27%(泛民)對21%(建制)」這個事實嗎?你能用你的信念解釋「不滿民建聯的有47%,滿意只有37%」這個事實嗎?

如果教得偏頗,學生又如何回答(b)?(b)問及,提出及解釋一些可能成立的因素,以助說明你在(a)題指出的香港人的看法。

(a)表示:大部分港人不信任任何政黨,也普遍不滿意他們在立法會的表現。好了,洗腦式教育必然會告訴你:對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不滿意的香港人分別多達63%及57%,兩者滿意度不足兩成,原因當然是(以洗腦式來說)「在立法會搞事、破壞規距、暴力抗爭、無所事事」等等(總之把文匯大公的觀點套落去便是了)。但你們會指出政府的施政表現如何導致這些激進抗爭嗎?抑或是「他們別有用心」這種通識不會接受的答案?

香港人普遍不接受兩黨的抗爭方式導致兩黨不受歡迎,這個解釋是合理的,但洗腦式教育如何解釋,為甚麼那些愛國愛港的民建聯,市民竟然是不滿意多於滿意?是不是做一隻駝鳥,不作解釋?讓自己的學生面對這種通識題時,一面倒攻擊泛民,違反調查數據而去擁護建制派?但這樣答會高分嗎?

留意政治新聞的人也知道,泛民擁護的理念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而民建聯則以所謂「務實」為理念,但當政策違反港人核心價值時(如廿三條、替補機制等),所謂務實作風(實際是務實還是其他,也不用我指出)就是助紂為虐。民建聯貴為立法會第一大黨,為何卻只有11%香港人認為它可以代表或保障市民的利益?因為調查早已指出,大部分香港人希望盡快落實雙普選,但民建聯是雙普選其中一個最大障礙(另一障礙自然是功能組別),換言之,民建聯根本不能代表和保障香港人的普選願望。這解釋了,為甚麼這麼多人不滿這個黨。

如果你奉行「政治閃避」或「政治洗腦」的通識教育,狂踩泛民,狂踩民主自由,閃避敏感議題,你如何在這一題得到高分?你如何教學生基於事實而作合理推論?

所以我說,這條題目出得極好。對學生而言,當然是很難,但這是公平的,因為對大部分學生都難,就不會影響整體的成績分野,考試總有些題目是用來分高下的(事實上,第一、二條很淺,我相信大部分學生都沒有問題)。但因為這條題目,通識教育界才會正視政治教學的問題,也突顯了只靠政治閃避、政治洗腦的通識教育,是殘缺不全的,不單不值得鼓勵,還要徹底反對。

數月前,我寫了一篇文:希望你會跟我一起撐通識。當時我希望大家一起監察通識,不要讓通識試卷倒退,變得不敢碰敏感政治議題。今天很高興看到,以出卷來說,考評局這一次是稱職的。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閱卷員的質素,和考評局是否能夠把好關,不要讓個人的政治取向影響評卷。如果這一關都過到,並維持數年,通識便能正式立根,健康成長下去。

我知道很多人想知道(c)怎答。是日小弟上了有線做卷(但這次沒人評改),反正答好了就讓我放上來讓大家參考。謹記,以下不是標準答案,通識答案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大家不用嚇怕。


「本港有不同政治組織,因而提升香港政府的管治效能。」我只有一半程度同意這個說法。

所謂「政府管治效能」,意思是政府施政和管治有效,而一個有效的管治,必然顧及社會不同階層的想法和利益。如果政府管治大幅傾斜某一利益階層,便會做成民怨,大幅影響其管治效能。另外,政治管治效能高,代表推出的政策是廣為接受,而不是硬推給市民的。

理論上,政府扮演資源分配的角度,而本港有不同政治組織,正好為政策出謀獻計,甚至在建制內(如立法會、政治委任的職位等)發揮角色,令政府的施政顧及各方利益,不致嚴重傾斜,不致犧牲某一階層而令某些利益階層獨大。如果只有一黨專政,沒有不同政治組織去施壓,容易製造特權階級,造成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惡果。還有,政治組織透過民主選舉參與施政,可達到「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效果,不然,政府權力過大,管治再有效率,也只是獨裁管治,一個欺壓人民而生民怨的政府,是談不上管治效能高的。

(以上是邏輯推論,以下是經驗事實推論)

但從香港的實際情況來看,有不同政治組織並沒有提升香港政府的管治效能,因為政黨發展受制於香港的政治社會參與制度。如資料B提及,政治組織發展落後、緩慢、會員數目少,面對着資源不足、政策研究能力薄弱、年輕人才短缺等。這些問題是如何造成的?正是香港政制造成的。首先,回歸後港府率先「殺局」(即取消兩個民選的市政局),令年青人參政的空間大減;第二,區議會權力不大,前途窄,而且還保留委任制;第三,立法會仍然保留一半實行小圈子選舉的功能組別,直選議席嚴重不足;第四,香港奉行行政主導,立法會權力甚低;第五,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參選人不可以有政黨背景,故香港政黨無論有多大認受性,根本不可能成為執政黨。基於以上五點,可以看到現行香港政治制度,令政治前途暗淡,甚至沒有甚麼希望,那麼政治組織根本吸引不到人才,沒有人才自然沒有政策研究能力,權力不足也自然沒有經費捐贈。那麼,就算有很多政治組織,在前途暗淡下,權力失衡下,其質素又如何得到提升?政治組織質素不佳,又如何提升政府的管治效能?

在這個困局下,很多香港人都認為香港要推行雙普選,但這個訴求一直受到建制派抯撓,於是市民便普遍形成兩大陣營。在未有普選前,政治爭拗往往集中在普選及其附帶的核心價值(如新聞自由、人權、法治等),以致在提升政府管治效能方面,乏善足陳。

兩大陣營更常針鋒相對,因為信奉價值南轅北轍,最終令到市民不認同政黨政治,政治組織形象負面。如果香港容許普選,沒有小圈子選舉,各方的認受性立時平等起來,政黨的發展空間便會大增,到時便能吸引更多人才加入政黨,吸納政治捐獻,政治組織才能健康發展,並把各方焦點回歸到政策上。到時,香港有不同的政治組織才真正能提升香港政治的管治效能。

總括而言,香港有不同政治組織能否提升香港政治的管治效能,取決於制度是否能夠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