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9-Dec-11, 01:41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18278 Reads)

葉一知


寫這篇長文,源於12月2日星島日報刊出一篇專欄文章「通識淪為背誦學科」,內容如下:

跟中六學生閒聊,問他們面對第一屆新高中文憑考試準備得如何時,異口同聲的答案是:「最怕通識科。」我問為甚麼?他們說,怕通識不及格,因為通識科目範圍太大。要背的答案太多。

  「通識科要背的嗎?」我問。
  「是啊!」
  「通識科不是考學生對問題的理解、透過分析,寫出自己的角度嗎?」
  「不要玩我啦,馮Sir!我試過根據自己的理解去答,結果不及格。老師說考公開試時,最少要寫三頁,愈多名詞、理據引經據典愈多愈高分。」所以老師多派模擬答案,着同學多記多背。

 

近幾年教育改革,美其名是培養獨立思維,理性分析,很多傳統學科如中文、歷史等本來要背誦,結果因為要符合教育改革,大多廢掉背古文、詩詞。要學生做分析、做報告,等如未學行先學走。試問一個十多歲小朋友,平日對電腦多過對書本,連上堂默書背書也省掉了,他腦子裏還有多少材料,供他獨立分析和思考?

  有時舊式教育方法也有好處。小孩記性好,只要背得琅琅上口,不明白也不用介懷,人慢慢成長後,才會明白箇中道理。今天的學生,就是少了背書的機會,如果學生從小學多背一點書,底子厚了,求知慾自然增加,「不學」已然通識,何須另開科目?


就此,跟網友在FACEBOOK討論。我很少撐特區政府,但我撐很有爭議的通識教育,自有理由,可是很多人未看過通識卷,很難在facebook三言兩言說服大家,便決定寫下這篇長文解說。

首先回應那篇「通識淪為背誦學科」的某些觀點。文中提到:「今天的學生,就是少了背書的機會,如果學生從小學多背一點書,底子厚了,求知慾自然增加,『不學』已然通識,何須另開科目?」我從不反對背誦,某些學識一定要靠背誦,例如學語文,背誦最有效,讀詩詞文學和某些歷史知識,不背誦也別無他法。但如果說,只要背書,底子厚了,求知慾自然增加,不學已然通識,便不合理。

我大膽猜,這位作者本就學識豐富,底子厚,但其結論卻不通,其不當結論正是推翻自己所說的最佳例子——舊制度下,考試強調背誦,遭批評為填鴨教育 (事實上,今天小學生已遭強迫背誦很多東西,不斷操機械式的題目,屬新時代的兒童填鴨),但你認為在舊制度下,這種背誦有沒有提升學生的求知慾?答案顯然沒有,不然就不會有「填鴨教育」的惡評。至於「不學而通」更加說不上,就算腦中事事倒背如流,就自然會通?那麼這個世上就不會有對世事不通的學究,就不會有那麼多高學歷人士發表狗屁不通的意見(例如不問情由公然敵視外傭者,很多都知識豐富)。簡單來說,背誦方式不一定(甚至是很不可能)提高學生的求知慾,知識多也不一定導致「通」。

至於說到「通識淪為背誦科」,這個結論只因某些學校的做法而來,就不公平。如果這位作者也夠「通」,在聽到學生說「我試過根據自己的理解去答,結果不及格」時,便要看看題目和所謂的理解是不是合理。「按我理解答」並不代表「你的理解正確」,但很多學生只拿着「按我理解答就不及格」來推斷出「答通識根本不是按理解答」作為低分的擋箭牌。當然,稱職的老師有責任指出學生的不合理處。至於說到「老師說考公開試時,最少要寫三頁,愈多名詞、理據引經據典愈多愈高分」,這是爆膠級的意見,拙作已詳加反駁,不贅。

靠背必死

我夠膽說,如果考評局沒有改變過往的出卷方向,背誦範疇知識必死無疑。正所謂有圖有真相,以下舉幾個實例來說明:

樣本試題一
Picture
題目要求學生解讀漫畫的符號意義(如信用卡和笑容象徵甚麼),而非要學生把改革開放的東西背誦出來,如果不把所學按漫畫符號的理解篩選作答,必定低分。通識必然涉及資料,而資料是限制分析範圍而不致答案無邊無際,不懂得分析資料只懂硬背,考通識必死。

另一樣本試題是這樣的:

連鎖快餐店使用大量即棄餐具,試評估以下建議在解決此問題的成效和可行性。

A:快餐連鎖集團應自發提出五年計畫,把即棄物品減少百分之五十。
B:政府應立法徵收即棄杯及餐具稅款,每件收取港幣5角。
C:我們杯葛有這種不環保的做法的快餐連鎖集團。


不加思考,可以靠背誦解答以上問題嗎?通識有範疇但沒有既定議題,一般都是考試前一兩年的熱門議題,當中涉及的問題可以很多,例如只要將以上議題改為「廚餘」,三個建議的成效和可行性便完全不同。如果學生不能將某議題所學的東西消化、加以篩選和轉移,根本不可能答得好以上題目,遑論單靠背誦。至於說從其他科目(如數理)就能學會分析能力和邏輯的,面對這些要考慮不同層面利益的問題,又能否運用數理所學的邏輯去分析呢?

通識卷比想像中開放

撐通識的一個原因是這科不是死讀書。背誦是低層次能力,但不代表不重要,正如我們不會說懂得走路不重要;分析是高層次能力,很重要但不是人人可以做得好,故要加以訓練,而通識就是一個訓練契機。有人會說,其他學科沒有分析訓練嗎?有,但問題還沒有一個學科,比通識更能引導學生將知識結合到現實來思考。不過這還是其一,其二是,通識有一些範疇,本就對社會發展非常重要,卻沒有適當的科目去教,通識科正好補充了這個不足。

先舉些例子:

Picture

這是高考一條有關三權分立的問題。如果上述學校靠背誦的學生,或者專教人揣摸上意的學校,回答時可能會大讚三權合作是好事,但我們看看那一年的學生表現評語:

部分考生對權力分立、互相制衡和司法獨立概念理解不足,以致影響他們在(a)部和(b)部的發揮。

這個評語其實就是暗示,很多學生根本不明白三權分立、互相制衡、司法獨立等概念,甚至一面倒說「合作是好事」(我曾有些學生確實如此回答)。如果只把以上名詞的概念背誦回答,漠視資料提及的議題,你連合格也不行。

再看一例:
Picture
我就是用這兩條高考問題教授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司法覆核這些小市民不理解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的概念,由於是past paper,學生不敢掉以輕心,也由於我不要求背,而希望他們明白每一個概念背後的理據,故學生不一定覺得是苦差。然後再將之套用到港珠澳大橋和外傭官司的司法覆核案例,使學生更立體去感受司法獨立的重要和脆弱。

當我們批評現今的市民不顧法治敵視外傭,當我們批評那些不顧法治權利大罵公民黨阻撓港珠澳大橋上馬的人,當我們罵香港人對種票見怪不怪不懂恐懼,為何我們又否定可供討論這些議題的通識科呢?長遠要改變香港人的無知,只有教育,但在舊制下,我們有哪一科可以教這些議題?可以迫學生擴闊視野?

或者你會說:不是所有老師都會這樣教,可能有些老師只在課堂上為「愛港力量」叫陣打戲。這關乎到某些學校自我審查的問題,或個別老師的質素問題,談此之前,先給大家更多例子:
Picture
這是2011年高考「現代中國」的題目,你會否覺得比想像中還要開放?我確是這樣想,當我們罵通識也淪為洗腦時,我卻在前線教學裏有另一番體會。試想,當你要分析漫畫時,你不能老左上身或進入「真心膠mode」說:漫畫想表達的是「中國民主發展實在過急了」,這樣你一定得到0分——烏龜已走得夠慢,還遭人罵走得太快,除了進入膠心模式去理解,是不可能得到「中國民主發展過急」的結論。

本人有幸服務多個機構,接觸很多不同學生。有學生就表示,覺得政府不敢出這樣敏感的題目。於是我把上述漫畫給他們看,他們也大吃一驚。這不是個別例子,再看:

Picture
如果沒有這類題目,學生還會關心政改嗎?還會去探討「為何啲人成日話要廢除功能組別」這些問題嗎?
PicturePicturePicture

如果要我舉,還可以有更多。

我為甚麼舉這麼多漫畫題呢?因為那是學生最弱的,他們幾乎不看時事漫畫(嚴格來說是不看新聞),常以真心膠mode來解讀時事漫畫,不懂看反諷,鬧出很多笑話。

民主派老師多的是

有同學認為答通識要答特區政府愛聽的,老師教時會有偏頗,會洗腦。我的看法很簡單:由高考試卷到樣本試題,通識問題仍然是開放的,而你既然給予我平台教授批判思考、民主人權、三權分立、現代中國、血汗工廠等議題,即使那是一場考試遊戲,甚至是當局的假戲而已,我就要假戲真做,教懂學生這些概念的重要,教曉他們如何判斷是非。沒錯,有人會說不是個個老師都像葉生那樣,有些老師洗學生腦點算?這個世界有土共派老師,但同時也有大量大量民主派(指追求民主普選而非任何一派別)老師,香港有「我就係想洗學生腦」的校長,也有有膽高舉「我要有權選特首」的老師。

我認識的不少通識老師,包括在Facebook認識的,很大程度屬民主派。既然我們有了一個平台去教這些東西,雖然會有些不稱職的在亂教,但我們是否就此放棄這個陣地,然後繼續罵香港人不懂法治不懂民主只顧眼前利益和蛇齋餅粽,繼續只有我們少數人大讚低收視的天與地而自high?還是我們在這個陣地裏一同努力,讓下一代認識多些民主概念,好好發揮這個平台的作用,抗衡那些土共洗腦派老師呢?

有Marking Scheme就不是通識?


Marking Scheme是另一個備受爭議的問題。有人認為,有Marking Scheme就不是通識,就不是考思考能力。第一,如果我告訴你,冇Marking Scheme,大家的評論是甚麼?吓?咁咪好主觀,咁你點改都得架啦。

第二,有Marking Scheme是否就有標準答案?作文考試向來有Marking Scheme,誰會說作文有標準答案?作文的Marking Scheme,首要當然是語文運用,而同樣重要的是內容,如果通篇是潮文,會高分嗎?但如何界定潮文?那不可能,廣大讀者又是用甚麼marking scheme來判斷潮文呢?那就是理性,即內容合不合理。

通識的Marking Scheme向來叫「建議評改準則」或「評改參考」(marking guidelines),無所謂標準答案。我們不妨看看那條樣本試題(即棄餐具)的評改參考:

  • 就所指問題清楚指出及解釋各項建議的特色
  • 就每項建議的效用和可行性作出清楚而全面的評估,例如,建議A為連鎖店和顧客提供更大彈性,以適應改變,故較可行,但短期內的成果可能不明顯(為減字數我刪去其他例子)
  • 提出結構嚴謹、深入、準確及有理可依的論據,表達清楚


顯然,靠背誦是不行的,靠吹水也不行,因為兩者都不一定保證你提出「準確和有理可依的論據」。那為甚麼有marking scheme就不是通識呢?我們的評卷並不是根據甚麼預設答案,而是基於我們從資料分析出合理的論據(只有論據才有分,只有論點沒有論據不會有分),看學生能否作出類似的結論。這並不是甚麼標準答案或預設立場,因為通識題目必然是資料導向,那麼理應有比較類近的結論,而不類近的結論則要看是否合理才給分。例如,很多人分析2011年區選資料,得出的結論是「投票率高但建制派大勝,違反過往定律」,任何有分析能力的人,都會從數據得出相類結論(當然背後的原因則可以各有不同,也隨更多資料出現而變化,例如最新結論就是有人種票)。如果有學生提出「投票率高但民主派大勝,跟過往區選無差別」,那就是分析錯誤。

如涉及論證的題目,則不一定有對與錯的立場。這時評改準則會舉出雙方立場的理據例子。學生低手,常揣摸上意而錯摸比比皆是,這種中國人的高級遊戲,我一向奉勸打機成性的學生不要妄圖模仿,擦鞋也得要用對鞋油,揣摸評卷員的喜好也要提出論據的,何況你怎知道改卷的是老左還是民主派老師呢(當然,他們理應是專業的,不應受自己的價值影響,這只是舉個極端例子)?

換言之,評改通識的最大準則,就是「合理還是不合理」,如果專業點說,就是「論據是否支持、導致結論/論點」,而評改老師又能否證偽(falsify)學生的論證,提出一個情況反駁論據。

至於那些「十分要寫五個論點」、「要用大量專有名詞」全部都是廢話(可參考我的專欄結集文章),通識考試向來不是這樣評分,所以我也不明白為甚麼還有很多學校這樣教。

簡單而言,通識評改絕非無邊無際,也無所謂標準答案。但由於是資料主導,故有些題目會有較類近的答案,但涉及論證和立場的題目,則以合理還是不合理來評改。我們用另一個角度想,如果有人批評「有評分準則就不是通識」,那麼我們是如何衡量這些人心目中真正的通識?難道狗屁不通的吹水文章就叫通識?無邊無際的通識最終也要通過「合理不合理」這一關,那就即是有評分準則吧?那何來「有評分準則就不是通識」這麼簡化而無稽的結論?

通識為甚麼要考試

坦白說,我對考試模式確實有點保留,但很可惜,我們的市民不是那麼高質素,而大多以功利心態看待讀書。如果沒有考試,學生會有心機聽嗎?諸如法治、中國現況、民主發展等,你說在那些「倫理堂」、「時事堂」說說算,連名校生也不會啋你,老師也不會花時間找大量資料深入去教。

我認為較理想的考核方法,是像做「獨立專題研究」(IES)那般做project,但現在做IES,學生簡直叫苦連天,這關係到基礎教育的問題,因為由小學到初中都沒有通識那種不靠背誦而靠inquiry-based的學習模式,高中生根本不適應。

不過,我又認為有考試也並不為過,只要各大學不是以「通識要高分」為入學條件便可。我一向認為,大學生要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兼且對世界發生的事有認識有興趣,而不是淪為沒靈魂的工作機器,大學也不致淪為「職業訓練所」,大學生應是一個graduate而非單單以搵工為目標的degree holder。我認為通識一定程度幫助學生擴闊視野和深化思考。

改變制度總傷害既得利益者

但這又涉及另一個深層次問題:如果通識只係合格咁點算?這是很多傳統名校的想法,也是很多單靠背書取得好成績的學生的想法。

現在我們談及的,是遊戲規則的改變,從前的遊戲規則是誰操得多past paper、誰能記住考試技巧、誰能背誦答案誰就勝出,現在通識的遊戲規則是以上規則皆不適用,一切要以思考能力為依歸。遊戲規則的轉變,必然有一班既得利益者不滿,這班人不一定是學生,可以是舊制的教師、家長等,他們一如大多既得利益者,抗拒轉變。我們能理解他們的難處,但不能因為這樣而拒絕任何轉變。

有些學生經常投訴通識,因為他科科都不錯,就是通識很差,但我看他的答案,差是大有道理,因為過往狂谷那些機械式練習,腦袋毫不靈活,於是便不斷投訴通識科,他們對時事的見解甚至比一個高登仔更差。他們的投訴合理嗎?外人或者一聽他們投訴便跟隨大罵,但我身為通識老師,看罷他們的通識答案,我的評語就是「膠論連篇」,即舊制所說的「高分低能」。

這些小朋友,由幼稚園一直到初中都靠死讀死背死做練習過關,而不知這個社會發生甚麼,就可以在學業上取得很好的成績,直至遇上通識科,他們便成了舊制的既得利益者、新制下的蠢蛋,當然起勢咁嘈。情況就好像,你要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功能組別一定反對一樣。

廢通識科不如廢「通識」這個名

通識的爭議,很大原因是不了解這一科,以及沒有看過相關題目,還有另一個重大原因,是「通識」這個名字就帶有原罪。由於通識(liberal studies)跟傳統認識的liberal arts(一譯博雅教育)不同,所以很多人便會以後者來衡量前者,便生出「有範疇便不是通識」、「有評分指引就不是通識」的意見。花了這麼多筆墨,就是希望公眾明白通識科究竟是甚麼,以高考試卷和部分樣本試題的方向來看,通識科的內容設計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很可能出現在教學、學生心態和評卷員質素。如果把「通識」二字換去,另改名稱,我相信可以減少很多爭議。

人民質素提升才給你民主?

我把以上觀點簡化如下:

以高考和樣本試題為參考,我認為通識的確能擴闊學生視野和思考能力,同時,試卷題目也比相像中開放,很大程度上沒有迴避敏感議題。

由此,通識科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我們教授學生有關人權自由、民主政制、法治、現代中國的情況(如血汗工廠、民主發展)、公民社會(如八十後示威抗爭)、全球化下的發展不平等、貧富懸殊等等議題,而這些議題在舊制下毫無教授空間。

我不認為全香港的通識老師都是老左,反而覺得一個有能力的通識老師必然屬民主派,因為批判思考會令他選擇優良的制度,而顯然香港有很多這樣的老師。

舊制的既得利益者可能有所犧牲,但由於各大學要求的通識成績只是最低要求,一個稱職的大學生理應具備思考能力、視野而非單純的背誦能力、貼題運氣和考試技巧,這種犧牲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短期內通識必有爭議,但我看的是未來五至十年,長遠來說這是教育必然要走的方向——除非我們的社會只想製造愚民以便控制。

所以,很少撐特區政府的我,力排眾議,擁護這一科。

有些人會說,這個社會未準備好推行通識,例如教師的心態和質素便成疑。

可是,改變不可能有一天突然而來,這個世界也沒可能是百分百準備好才推行通識。溫總曾說:中國人民質素低,不是時候推行民主,很多人對此嗤之以鼻。同樣,說香港人質素低,不是時候推行通識,也無理,因為如果沒有通識,整個學界都不會提升自己的質素,一日香港學子沒有視野,一日都是蛇齋餅粽勝出。

當我們大讚3 idiots這套戲,知道教育不是呆板去背誦,而是要「通」時,我們何解不支持通識科呢?沒錯,起初一定會有爭議和混亂,我們的思維,總要一定時間去改變和適應。

 

撐通識,一起監察通識


走筆至此,我希望你開始了解通識,了解我撐通識的理據後,也撐我們這些抱有信念的通識老師。教通識非常辛苦,如果只為一個教席,我們(至少我)是可以去教其他變化較少的科目,如果只為搵食,我甚至不會選擇教書。我們是靠一團火去支撐。我曾在facebook說過,如果我們敗了這場仗,如果最後靠背誦的教學模式、靠大量死資料筆記的補習天王贏了這場通識仗,教通識便再無意義,通識也沒有任何意思,所以我也很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而所謂撐,就是繼續批評和監察通識科,我撐的理據基礎主要來自高考卷和樣本試題,如果要通識發揮最大效用,我們不應本末倒置或因噎廢食拒絕通識,而是要通識的出題方向至少保持高考那種質素,既能考核學生的思考能力,也不避開敏感議題。如果以後的通識卷竟有所倒退,比高考差,我們便不能收貨。

一切,都是為了一個長遠目標而奮鬥,而這,也是我在某一個角落裏,能為推動民主、人權、公民社會、批判思考等可以擔當的一夥螺絲。

P.S. 這篇文章涉及很多個人教學經驗,實是無私分享出去,為的是要釋除很多人對通識的質疑。如果你要使用這篇文章,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

通識有冇得讀(通識老師KUR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