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6-Nov-06, 12:01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歌影視娛樂 | (9880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葉一知

今年,有兩個show出現撲飛潮,一個是黃子華的《兒童不宜》,一個是龍劍笙(阿刨)梅雪詩(阿嗲)復出合演的任白戲寶《帝女花》。品種截然不同,同樣場場爆滿,可堪玩味。一知有幸,兩個演出也有緣欣賞。

Picture

談《帝女花》,對大部份寫blog一代,格格不入,out到爆。可是,粵劇如此out的事物,卻場場爆滿(十二月加開的也已爆滿),大家有沒有想過去認識或了解箇中原因?

----------------------------------------------------------------------

無可否認,唐滌生、任劍輝和白雪仙這個「鑽三角」,成就了很多經典戲寶,造就了粵劇最輝煌的時代,其中又以唐滌生為中軸。去年我看《西樓錯夢》,深覺其辭藻匠心獨運,華麗而不見斧鑿痕,渾然天成,不得不佩服唐滌生這個天才。在他筆下,唐詩、宋詞和元曲都像投胎轉世,成為今日之粵劇戲寶,其文學價值遠高於不少白話文、書面語寫成的文學作品。對於一個愛好中國文學的人,看粵劇,是一場絕頂享受。
 
就以唱通街的經典〈香夭〉為例。「落花滿天蔽月光」,七個字表達了一幅動感影像。「落花」是向下落的,遍地常見,滿天難遇,更連月光也遮蔽了,顯然是個月黑風高的晚上。陰風陣陣,落花四飄,益增結局的悽絕。

另一句「將柳陰當做芺蓉帳」,以之形容周世顯和長平公主(《帝女花》兩主角)的洞房花燭夜,意境更為悲絕。「芺蓉帳」是皇室貴族的大床,白居易的《長恨歌》就以「芺容帳暖度春宵」來寫楊貴妃與唐玄宗新婚之夜。周和長平的花燭夜卻是共赴黃泉夜,只好將「柳陰」 (粵以陰指蔭)作為芺蓉帳,而楊柳向為招陰之物(清明便要插楊柳)。把夫妻共死寫得含蓄傷感,委婉動人,唐滌生可真妙筆生花。

我相信,粵劇最流行的時候,香港人縱使教育水平低,中文造詣還是很高,因為粵劇本身就是文學。要提升中文能力,不一定要讀課本選文,多聽粵劇便可。無奈,香港已失去培養欣賞粵劇的土壤。唐滌生寫的劇本十分通俗,但那是相對於時代而言,到了今天,要欣賞粵劇,確需要一定的中文程度。但今時今日,連中文大學也要國際化,也要倒本轉用英文教學時,誰還會關心中文呢?

----------------------------------------------------------------------

是次演出加入了很多現代舞台效果,佈景不像從前死板,而是可以活動的。服飾也是新造,份外光鮮明媚,令人賞心悅目。 很多人以為粵劇劇情老套,事實上《西樓錯夢》和《帝女花》的故事都充滿張力。礙於篇幅,只好按下不表。

誠然,他們不會像流行電影般緊湊,對於一刻也不能靜下來的現代都市人,是要一點時間習慣,可是習慣了,培養了耐性,情節還是相當引人入勝。不然,怎可流行至今,令一眾影迷追看。

----------------------------------------------------------------------

龍劍笙和梅雪詩已是任白非常稱職的徒弟,他們每次出場也贏得觀眾的掌聲和喝采。相信他們已是香港粵劇界最後的明星,不會再有如此號召力的粵劇人才,可以開這麼多場也爆滿。

不過,他們還是無法超越師父。始終,任白唐的天份,是天縱的,後天多努力,也無法攀登那個高峰。 而時代錯配,更連努力攀峰的決心也給消磨了。

----------------------------------------------------------------------

早前陳寶珠領頭的舞台劇《劍雪浮生》,講述唐任白相交相知的故事。當日看罷,深感憂傷。唐滌生英年早逝,任也仙遊多年,只剩下白尚在人間。如果你愛好文學藝術和崇美,也必定愛才,自然會為香港這個絕唱組合而嗟嘆。
他們的成就,不單無可否定,更是傳奇一生。今日粵劇已式微,但大部份人還會知道「落花滿天蔽月光」的曲詞,如此流行,至今復演還場場爆滿,可見其成就之不朽。唐任白三個天才,寫得絕,演得絕,有幸同時生於粵劇茁壯成長的時代,彷彿是冥冥中的約定。眼看自己錯過了光輝,又看著文化遺產日漸消亡,怎不叫人哀傷。

----------------------------------------------------------------------

粵劇是一種藝術,一板一眼一個做手,非常講究。但正正因為粵劇是一門講究的藝術,所以現代社會價值更會加速其滅亡,因為現代文明講求的是效率,中國文化卻追求細緻。這個觀點,請參考《過節,就如吃個即食麵》一文,不贅。

時移世易,粵劇由流行變成分眾文化,甚至變成如西方歌劇的High Culture,也無可厚非。我只是擔心,慣於摧毀自身文化的香港,最終只會埋葬而不是把粵劇變成歌劇的地位。

----------------------------------------------------------------------

對於這個題目,想說的太多,但有興趣看的讀者太少,所以只能拉雜碎寫下感想,讓大家自行思索。

延伸閱讀:

(sina沒有了搜尋內文的功能, 只能從標題找到三個談帝女花的網誌..., 令我意外的是, 連我在內, 四個談帝女花的, 竟有三個是男孩子)

(今日先發現有http://search.blogger.com/呢個網, haha, 可以引用多一點)

《帝女花》觀後感 (Aries)

帝女花 (Pigazine)

污辱了帝女花(Pigazine)

帝女花 (多啦旺)

媽媽與《帝女花》 (逸居閒想)

也談: 污辱帝女花 (星屑)

惜花甘殉葬 

灑淚暗牽袍

任白 - 帝女花

粵劇

帝女花

體驗經典 

談粵劇的:

我的粵劇情

粵劇有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