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7-Dec-10, 02:09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8798 Reads)

葉一知


有出身於傳統名校的記者,在《明報》寫了一篇題為〈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的文章。文章在網上轉載,引起了不少反思。以下是部分節錄:

名校,就是如此現實。它貫輸的價值觀是七個字——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單校長,老師、同學,都很懂得做人——做一個成功的主流香港人,當然離不開一個錢字。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訓練每個人的獨立思考、批判思想。但名校在這方面做到幾多?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香港人不要盲目貪慕名牌。所謂名校的教育理念,你作為家長是否認同?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學校教曉你的子女什麼?

而我最希望,香港出色的窮學生與富學生,都有平等機會入讀優質學校,這卻是我對直資概念的最大質疑。

 

學校是社教化的主要場地,傳統名校更是主流意識形態的製造工廠,大有穩定社會的作用。此話何解?因為入讀大學而有機會在社會各階層奪得權力的,名校學生佔最大部分。而名校之所以名,並不在於成績優異,而在於有權力的舊生數量及其形成的龐大網絡。要在社會奪得權力便要接受主流的遊戲規則,政治上是建制運行的規則,經濟上是功利的潛規則,在香港就是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走精面搵錢」等主流意識。所以,名校需要建制,需要建制吸納舊生以成名,建制也需要名校,需要按建制需要倒模出來的名校生來穩定架構,兩者互相依賴。此之所以名校總要灌輸主流意識,而很少容許學生有反建制的思想。

很不幸,香港的主流意識形態帶有毒性,因為香港沒有民主普選,沒有輪流執政這回事,最大的權力就是北京,親中幾乎成為獲取權力的必要條件(但非足夠條件)。名校舊生要奪取權力,基本上只好按這套主流意識去做事,因為反抗這套意識,反抗建制,不單難以獲取權力,將來更會遭建制報服。

在真正的民主國家,這個問題反而不大。無論你的想法是左中右,是親建制還是反建制,都無損舊生將來贏取權力的機會,至少在野黨、反對黨可以有很大的權力,而非「反中亂港」。政治權力來說,執政的不會只有一個黨,有時左派上場,有時右派活躍,名校學生只需認同公平的民主選舉便可,反叛也不怕將來給建制報復。經濟權力也跟政治權力有關,在民主國家做生意可以有政治立場,因為對手不可能永遠執政。在香港做生意,很少人能有反建制的立場,因為這個建制的權力沒有對手制衡。

更要命的是,中國文化中,教育本就是建制的附屬。受教育,考功名,為的只是服務建制,而非甚麼「訓練獨立思考」、「追求真理」。進步的政治思想,建制是民主法治制度,而非皇權架構,那就問題不大。香港受過殖民地洗禮,英國也不歡迎港人加入服務建制,曾一度擺脫了「讀書為建制」的思想,甚至認為不讀書、遠離建制,不從主流,便是發達之路。但回歸後加上內地經濟起飛,內地文化大舉入侵,文化基因作崇,又或經濟誘因驅使,香港人文化毒發,讀書就是要服務建制、為主流價值服務的意識復燃。名校也適應時代,由此變質。

另外,我國文化向來強調「尊師重道」,是尊師先於重道,而非大道為先。換言之,如果老師有錯,或你有老師沒想過的疑問,糾膽提出來,你就是不尊師,即使你有道理。「尊師重道」是應該的,但就像中國文化裏很多四字格詞語,沒有化成民族的美德,只淪為權力的遁詞、搪塞學生的緊箍咒,「尊師重道」成為盲從,而尊重的最高表現甚至唯一方式就是順從,聽從老師所說。

順從主流,是香港教育最主要的價值,而從來不是獨立思考。每當教通識時引述教育局指引說「通識要訓練學生的獨立思考」時,我便質疑一次我們的建制究竟有多大誠意訓練他們的獨立思考。獨立思考就是要你有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如果學生有獨立思考,便會立即分辨到這個社會的當權者和不少成功人士,都幹着錯事。名校真會以訓練獨立思考為目標教授通識嗎?如果他們都有了獨立思考,就會質疑自己的學校,質疑這個建制,名校還可以培養出服從建制的舊生而保名嗎?

即使家長,即我們一大批成年人,很多都抗拒孩子有獨立思考。原因有二,一是害怕孩子揭破自己種種錯誤的教養方法,自己便無法操控孩子;二是害怕孩子不認同他們那一輩賴以成功卻在今時今日出問題的遊戲規則,他們總希望遊戲規則能錯誤地保存下去,而孩子可順從之,將來出人頭地。萬一孩子不認同這套規則,便無法達成他們心中的期望。

而這兩個原因的大前提,是成年人都知道自己的教導方法或現行的遊戲規則有問題。換言之,我們大多數人都有獨立思考,都能判別是非,只是我們不願揭破。

名校雖然是意識模廠,但總有「次貨」。可喜的是,近年的社會抗爭,已出現不少名校生。要求名校不為建制倒模,太過奢想,反而希望醒覺了的名校生可以互為影響,為社會反思,更為實際。始終,名校生在社會上掌握更多資源和權力,是不爭的事實。試想,如果有一個非名校生寫一篇文章批評名校只是倒模,這張報紙可能不屑一顧,即使登出來,憤青只會罵她是「葡萄撚」(網絡潮語,出自「吃不到的葡萄」)。

近代有重大意義的社會改革,包括美國獨立,包括法國大革命,都由反叛的精英帶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問題只是名校生有沒有醒覺自己的責任。

 

參考文章

庫斯克的床:關於名校... (傳統男校回憶)

論名校

關於名校,我想說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