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iumanpark | 09-Oct-09, 12:55 | 知無不言.蟹無不拑, 港聞刁視 | (6389 Reads)

葉一知


高錕獲諾貝爾獎,最令人開心之處,是他終於將甘乃威踢出頭條。一個人連偷食也偷不到,只表示過想食,只表示對你碟飯很有好感,便上了三日頭條,堪稱是年厭惡指數極高的新聞——厭惡的不是甘,而是這種頭條報道。

幸好有高錕。

本來,沒有人再記起這個老人家來,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患了老人癡呆症,正在美國矽谷安享晚年。如果不是諾貝爾獎,想必在他離逝時,世人才想起這個名字,雖然他的名字已流傳千古。

 

每一次有華人獲獎,科研颱風就會襲港——突然很多學生公開表示要做科學家,家長也很support呢。上一次,是崔琦,1998年的事了,彷彿沒有人得諾貝爾獎,科研就是垃圾,也沒有學生希望做科研,更沒有大人希望你去做科研,何等現實。但多強的颱風也會過去,風暴過後,科研又成為「沒出路」的廢物,十年來,香港出了甚麼科研?

偉大的科學家,必有一顆不斷燃燒的熱心,冷水澆不熄,大風吹不滅。只因看到人家拿諾貝爾獎的風光,才決定做科研,會是偉大科學家嗎?為得獎而科學,為得獎而文學,終不會令人成功,因為偉大的發明,和偉大的作品,都出自真心的追求,追求的是真理,不是勢利。

話說回來,香港學生想當科學家,很有志氣,因為他們一定想出國,成為美籍華人,離開香港由幼稚園到大學都已千瘡百孔的教育,忘記國民教育的課,值得鼓勵。那請不要告訴我,你想在香港做科研,請看看前科大校長朱經武教授臨退休前的一席話;香港冷待科研。香港需要的人才,是奴才,無論是金錢的奴才,還是政權的奴才,總之就不需要人才(當然能做出色的奴才,畢竟也是一種做奴才的人才)
由於科研既不涉賺大錢也不涉得大權,真正的科學家也只會臣服於真理,不會是奴才,故你多厲害也只會給人訕笑,得不到支持,得不到鼓勵,父母也為你的決定而憂心,港女也會拒你於千里之外。除非你得到諾貝爾獎,這班曾經看不起你看不起科研的人,又會無端端把你和科研捧上天,狂抽你水。

諾貝爾獎是多少世人的夢想,是多大的光榮!然而,高錕已沒有了榮辱,只有開心,得不得獎,一樣開心,直至終老。今天人人都在用光纖,但發明它的人,第一個把它忘掉了。科學家的腦袋退化,一如音樂家失聰,都令人神傷婉惜。但腦袋退化令人樂如小孩,畢竟較幸福,就讓塵世沾光好了,自己的人沒有離去,心早已到達凡塵之外,安逸恬靜,笑對人間的勢利。